【yabo官网-官方 www.adbne.com】探秘天下未解之谜 分享全球奇闻趣事

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今天是

yabo官方-秦顺宁:深度揭露病毒来源——新冠病毒,你的魅影让人心跳!

发布时间:2020-11-16 04:18:02来源:yabo官网-官方编辑:yabo官网-官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奇闻趣事 > 手机阅读

yabo官网|这两天,我反复写关于批评石的文章(—— 《武小华博士想要和石正丽公开发表对质》 《武小华:你告诉的和你该告诉的一切》),吓得我心跳加速。之前看的文章大多是猜测,外行写的,逻辑推理。虽然今年1月21日三位科学家在网上发表的英文版《中国科学:生命科学》的论文在专业领域获得了可信的关键数据,1月31日一位印度学者在bioRxiv发表的科学论文进一步证明了新型冠状病毒起源于实验室,但这仍然是基于没有铁这一事实的猜测。

的说明文是以史自己的论文为蓝本的,无疑是一流的推荐,是扔进生物学的原子弹。它的聚合力在过去的几天里已经引起了一系列的波动,我们的科学界已经乱了套。“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理论现在将拒绝接受一个不利的考验。我们可以窥见,科学不仅可以是建造美、舒适、财富的上帝,也可以是瞬间吞噬人类的魔鬼。

而且魔鬼制作人自称是中国人,她只是在我们身边挖出了一颗定时炸弹。事实再一次告诉他,科学技术并不总是改变人,有时它会带来人类的巨大衰落甚至吞噬。

武汉疫情复发以来,无数非生物科学专业的社会人文主义者和评论者的推理小说,不仅很有道理,而且很准确。形势的发展证实了他们一个个苦心经营的声明。

阴谋论的幽灵把我们裹得更凸了!一、的精辟揭露我们可以想象在向石开火之前,内心经历了多大的痛苦和绝望。千千数以千计的人所经历的非人和痛苦的虐待,总是在摧毁一个了解内幕、仍然是一个善良的人的灵魂。是石改变了因自己生产的灾难而陷入困境的人们的痛苦,侮辱了现在全中国人民所遭受的痛苦是对“不文明的生活习惯”的一种极大的自然惩罚,这完全激怒了,使她以坚决威胁和利益的欲望勇敢地站出来,揭露了石这个虚伪、残酷、冷酷的女人是一种两面派的阴谋手段。

短短几天,又发生了很多戏剧性的事情。生产SARS-CoV-2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很红火,很快向世界宣布他们的防火墙成功了,没有人感染病毒,很厉害;过了一会儿,他们向大家宣布,他们发现双黄连需要攻打新冠肺炎,嘲讽他们窝了,一个无数人潜伏在家里,在药店门口排起了长队;过了一段时间,向大家宣布,美国某公司刚刚研发出来,还没有投入临床试验,新冠肺炎用瑞替卡韦的药物化疗有效……哦,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对手戏太精彩了!看到了吗?我们的科学家正在用他们的科学头脑发财!这比商家哄抬物价,红十字会囤物资的方式好多了。

yabo官方

最后智商低,手段不一样。宣布一个消息,说说话,或者敲几下键盘,然后钱就涌进来了。

上天入地,我大喜过望!在这个向科学转变的时代,有技术的科学家想发财,叹息阻止不了他们。但是人不如天。没想到石的同龄人竟然会跳出来造反,而且她也是女的!至于她的背景,我们不知道。

然而,她用自己的帖子“吴小华”公开报道,这是因为她是多么勇敢和英勇。是恶人的言行和千千万万人的痛苦带给了她无私和良心!国内外许多有实力的科学家,以及陈的前辈都给了她很大的希望。所以,在这个糟糕的时刻,吴小华毫不犹豫地从车站出来,开上了风口浪尖。

吴小华,尽管不为人知,却是她文章内容的专家。她不是以医生的名义虚张声势。可以说,她至少可以和当今中国首屈一指的病毒学家石相提并论。看其文笔,事实丰富,逻辑推理严密,故批驳轻举重切刀见血。

一个不熟悉的业内专家怎么敢做出这种狂妄的言论?而且,作为医生,在正义的道德制高点上,一步一步地主动审问石,使石头打不垮。石信誓旦旦:“2019年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自然赋予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

我的石借用了我的生活,与实验室无关。”然而,吴小华心痛地对他喊道:“来,来,我不抹黑也不责备,但我不吃米饭。现在你论文里公布的实验数据和CDC基因对比。

如果没有SPF动物作为中间宿主,这种突变不会再次发生吗?”好一个“来了,来了”,突然突破了殴打型,脾气暴躁,这是对英武的愤慨。在另一篇文章《武小华:你告诉的和你该告诉的一切》之后,她骂了一句:“面对着数以万计的病毒感染者,数以万计的家庭破裂,数以百计的生命,石研究员充当了骗子的角色,还骂这些意想不到的人活该,因为那是对你自己不文明习惯的惩罚。

你只是说这些人不吃蝙蝠吗?可笑!而且,那些想大声批判你的研究的科学家们,你们已经失去了一个基础科学研究者最基本的要素:实事求是,一个科学研究者的社会底线:人性。”这时,吴小华已经到达了车站的人道位置。

她并没有对进行尖锐的批评,因为她忽略了人类的苦难,并为此自责。她脱下了史那件用科学自称虚伪的虚伪外衣。第二,吴小华“火”的原因在吴小华的两篇沉重的文章中,她至少向我们揭示了一个不可辩驳的事实,那就是,这次经常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是在实验室里通过人工手段培养出来的,而不是自然培养出来的。

如果自然形成,人类将不得不在一万年内停止吃蝙蝠。文章说:“从蝙蝠到人类,冠状病毒都要极大地获取人类的蛋白质信息。如果是指靠人不吃饭的话,“死”病毒至少需要一万年才能获得人类蛋白质信息。而且蝙蝠不是伴侣动物,很难从血液和体液中获取人体蛋白质信息。

”根据我的猜测,吴小华说他不吃蝙蝠意味着人类通常不吃猪、牛、羊和鸡。如果一万年不吃东西,蝙蝠的冠状病毒就有可能变异成与人体的亲密融合。古人不吃蝙蝠?大概也不吃,但也不要吃太多,零星真的,不过飞来飞去的东西都是穷追不舍。大兴不吃野味,蝙蝠天天上人类桌应该有近几十年了,肯定是有钱人的事。

谁告诉我们经常吃的很多肉都中毒了?我就不信不吃蝙蝠还有市场。但即便如此,也不过几十年,离一万年还很远。要不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复发,我从来没听说过世界上没有蝙蝠的说法。

除了中国人,世界上还有人讨厌不吃蝙蝠吗?然后在网上搜了一下,没查也没说就震惊了。原来在东南亚的印尼,有一个卖野生动物的地方叫友宏,买的是老鼠,蟒蛇,蝙蝠。它是专门用来让人品尝令人心寒的“游戏”,被称为“可怕的市场”。此外,除中国和东南亚外,南亚、非洲和拉丁美洲也有野生动物交易场所。

到目前为止,这些地方都很安全,没有再发生病毒感染的情况。 那么,这样一种危害中国人的新型冠状病毒,就不能在实验室生产了!与一位专门饲养SPF动物并进行SPF基因实验的研究员,毫不客气地对石提出质疑:“现在把你论文中公布的实验数据与疾控中心的基因进行对比,如果中间没有SPF动物。作为中间宿主,这种突变不会再次发生吗?”这个回答让我们看清了所谓病毒学家石的真面目:她过去常常装糊涂,糊弄大家!明明是实验室生产的人工病毒,却硬说是大自然生产的。

最后,该做的都做了,他推倒了一把耙子,痛斥这个病人犯了自己的罪。只是她只是在利用自己推舟,伏击,伏击自己的罪孽。如果她不是这种病毒的制造者,至少作为微生物学家,她应该可以肯定这种病毒绝不是来自自然界,当然,作为第一个站出来批判这种病毒的奇异性的人,相比SARS病毒,“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已经被四种关键蛋白取代”。

但很遗憾,她没有,只有MoMo,“自然大大惩罚了大众”。那谁是生产它的第二唯一嫌疑人呢?看来,石对的指责是逃不掉的。

这一点得到了她自己在2015年11月9日发表在国际知名期刊《NatureMedicine》 (《大自然医学》)电子期刊上的英文论文的证明,翻译成中文为《一个类似于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表明了人类经常出现的可能性》。论文中她突然写道:“为了研究循环蝙蝠冠状病毒频繁发生的可能性(即病毒感染人类的可能性),我们构建了一个聚合病毒”并表示“这种杂交病毒使我们需要评估这种新的棘突蛋白致病的能力”;在此基础上,我们制备了一种传染性全长SHC014重组病毒,并证明了其体内外复制能力。在这篇论文中,石是第十四位作者,也许不是主要的专栏作家,但即使她不是这种病毒的必要生产者,她也是重建蝙蝠冠状病毒感染人的研究项目的参与者,并获得了大量的基础研究资料,这是这个研究项目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无论如何,是史的一个圈内人。她应该告诉她参与这个项目的意义是什么,对人体是否是灾难。

如果她本意是研究SARS疫苗,为国家服务,为什么要参与合成转基因病毒的研发来对抗人类?此外,它在研发方面领先于我们在世界上的强大竞争对手美国。这是做什么而不是帮助别人?她脑子里怎么充满了全心全意为美国服务的想法?美国说的做的都是准确的,从来没有任何猜测,哪怕这种研究是对全人类的回击?作为一个聪明人,应该告诉自己,她正在从事的研究项目的意义和目的,除非她是一个严重缺乏思维的天才。在公共场合看到她的样子说明她长期做不到。

但她为什么坚持说这是崇尚人类的事情,并下定决心去做呢?可能有两种可能。第一,有一段时间,她看不起中国人,责怪他们。她就像人民教育出版社的文几年前在网上制造了很多噪音。她是个黄皮白心的种族主义者,所以要和美帝一起屠杀中国人。

第二,她不择手段地憎恨我们的祖国和人民,又变回了对老美的深爱。事实已经证明,伪装是史最引人注目的表现。面对武汉疫情,她的两面派形象得到了充分发挥。

扮成活菩萨拯救苦难是多么好的态度,多么坚强的意志啊!但没想到,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的可爱表演被抓住了。 不要说中国人是不懂科学前沿问题的傻逼,但是很多人还是没有分辨头脑的基本逻辑,就算不懂科学文本,也能找到所谓的十字。如果你不坚持正义,不代表所有科学家都会凭良心说话。

所以科学的木栅栏墙还是让世人一瞥里面的缝隙。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五名中国科学家郝培、钟武、陈和对批评做出回应,九名印度科学家也使用了对讲机。虽然印度科学家的文章在多方明显压力下被迅速自愿退回,但他们收到的批评声音为我们的思考增添了难得的力量。

最难能可贵的是,吴小华还向我们解释了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在我国微生物领域进行基因重组是小菜一碟,不存在技术问题。那么,请看看吴小华的惊人论述。它的原文是这样的:“好吧,我们再来看看小紫蘑菇冠状病毒,人工替换。不可能吗?”很难。

如果能改这个,显然不是学生的事。这么说吧,全国80%的生物研究生,武汉大学生物研究所的几个同学都会随意改,因为导师很得意。更别说钟博士领导的北大生命科学院,对于学生物的研究生来说,如果会,也拿不到毕业证。

“—— 《你告诉的和你该告诉的一切》,也就是说,根据吴的不同意见,冠状病毒很可能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中泄露出来的。原因有二。

第一,她不具备生产病毒的技术条件;其次,她参与了美国生产的针对人类的冠状病毒的研究。那么,你知道石是的团队烧的吗?我们不妨继续探索以下内容。三、SARS-CoV-2是谁扔的?探索到底是谁扔的SARS-CoV-2是一个涉及雷区的现实问题,因为到目前为止,病毒已经感染了数万人,造成1000多人死亡,所以责任是根本的。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非常仔细地探索这一方面。(1)关于人为制造病毒的指控我为吴小华的歧视鼓掌,但我仍然为吴小华感到难过。

武汉病毒学研究所虽然不具备上述两个传播病毒的条件,但还是有可能她没有被放出来,可能是别人放了她。虽然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已经成功生产出一种类似SARS的新型冠状病毒,可以传播给人类,但根据印度学者的实验,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的4个插入片段与HIV病毒相似。也就是说,这种病毒不是石2015年通过bat病毒和SARS病毒重组产生的能感染人的同一种病毒(即聚集病毒),因为它也有HIV基因。这样就不存在两种可能:武汉SARS-CoV-2要么是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开发的,要么是美国开发的。

后者更容易被开发。没过多久,我们又有了一场流行病。

装备先进的美国研制出了一种新的抗流行病药物—— Remdesivir,但现在他们因为流感已经杀死了一万多人,却还在寻找近百种毒药。此外,自2009年以来,这种流感病毒每年都入侵美国本土。这不是很奇怪吗?瞎猫遇到死老鼠?更让人惊讶的是,这种Remdesivir含有HIV的成分,外用。

美国人是不是比自己更不关心我们,为我们优先考虑应急发展,还是在一次车祸中预测疫情复发,熟悉病毒的心思,就已经为我们制定了防水方案?(2)中国地坛医院抗艾滋病治疗之谜,只需要美国的神药Remdesivir。我们的中国神医已经发现抗艾滋病药物克伦特罗可以用来治疗新冠肺炎肺炎。

不知道这药是什么时候用的。 众所周知,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专家组成员王光发在感染新冠肺炎后,用瘦肉精迅速治愈。随后,国家卫健委在其《新型冠状病毒病毒感染的肺炎化疗方案》综合实施版第三版中进行了推广。不过后续化疗效果还不错。

但泰国在克伦特罗的基础上改进化疗方案,加入奥司他韦,立即取得突破。8名患者得到治疗,好消息频频传出。为什么北京地坛医院的医生很快就认为可以外用抗艾滋病药物?他们解释如下:新型冠状病毒和HIV属于RNA病毒,在化疗中没有共性。

临床上明显发现抗艾滋病药物克伦特罗对新型肺炎患者化疗有效。但据我所知,罕见的RNA病毒有HIV(逆转录病毒)、丙肝病毒、日本脑炎病毒、所有流感病毒、鼻病毒、脊髓灰质炎病毒、柯萨奇病毒、登革热病毒、轮状病毒、烟草花叶病毒、SARS病毒、MERS病毒、埃博拉病毒、马尔堡病毒、少量噬菌体(大部分是DNA病毒)等等也就是说,除了HIV,那么多病毒都属于SARS-CoV-2中的RNA病毒。为什么我们北京地坛医院的医生要利用这一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使用艾滋病毒外用药物?要告诉武汉,疫情将从2019年12月27日再次发生,已经广为人知的是2020年1月。

王广发1月21日入住地坛医院,是该院收治的第五位新冠肺炎患者。确诊前后用了20多天,王广发入院。SARS-CoV-2的西药在过去20天被发现,有点巧合。

同样奇怪的是,王光发发作后,并没有在自己的医院进行化疗,也没有想到会因为外用艾滋病毒、肝炎病毒等药物而给自己进行化疗,但必要时住在地坛医院。告诉他,王光发本人也是呼吸系统和传染病方面的专家,他是国家卫生研究院委派到武汉的第一批专家的组长。呼吸道等传染病的化疗不是很丰富。

当然,主要可能是北京地坛医院太牛逼了。是北京第一家传染病医院,传染病化疗专家。

技术应该在王的专家之上,但是名声不泄露,不如王的专家。北京地坛医院擅长治疗肝病、艾滋病、梅毒,但也擅长清除各种奇怪的传染病。果不其然,这一次他们开创了新冠肺炎使用克伦特罗进行化疗的先例,他们觉得自己的经验非常丰富。这一次,他们甚至将带来非典的第一位西医医生钟南山进行了比较。

这是不是超出了钟南山裂头时的想象?这和他们长期从事艾滋病工作有什么关系?但是为什么那么多病毒在短时间内属于RNA病毒?是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在大量患者中逐一检测,然后才井井有条?但是当时北京的新冠肺炎患者并不多,2008年治疗的两三例都是中医治疗。奇怪,奇怪!王光发,在抗击各种传染病的斗争中经常彷徨,对呼吸系统疾病的化疗比较熟悉,从事医疗行业几十年。这次和最高领导人钟南山一样,对包括排便传染病在内的那些奇怪的传染病,根本没有用yabo官网过抗艾滋病疗法进行化疗。所以这次他没有给克力治用化疗,就主动放弃了让自己更出名的机会,被迫利用好了正在患克力治化疗病的北京地坛医院。

这应该是对最差专家王在其他医院就医的最差解释。但是,这里还有一个前提,就是他必须比一般人更了解SARS-CoV-2的内幕,避免北京地坛医院成功治疗新冠肺炎的中医,使用西医疗法,否则作为专家,他会铤而走险,甘愿不做别人的老鼠。如果结束了,不仅赚了一滴眼泪,也不会成为“能防高效率”的笑柄。

再者,如果属于RNA病毒类型,所有流感都可以用克雷伯氏菌治疗吗?如果大家都可以用克伦特罗治疗流感病毒,而且疗效神秘,那为什么现在被流感病毒入侵的美国却缺乏化疗,导致几千万人感染病毒,一万多人死亡?同时用另一种含化疗和抗艾滋病成分的新药—— Remdesivir支持我们?是因为美国爱别人少于爱自己,还是资本家赚太多性欲,还是别有用心?还是勾结中国人的心,还是显示自己的高超技艺,还是出于恐惧来拍中国马屁?还是他们已经计划好了要小心翼翼,说出中国土地现在的故事前因后果,再走一步,为我们搭上一辆巴士,去帮助世界?如果是这样,这就是先知的菩萨心,我们不感恩自己的善良!然而,中国国王专家抗艾滋病治疗的案例一打开,泰国医生就非常缺乏灵感。在此基础上,某医院创造性地为第一位新冠肺炎肺炎患者(一位71岁的中国老太太)推出了艾滋病和流感化疗药物的集体用药,并构建了一种堪比中医的神秘速度,这意味着这位老太太的病情在48小时内转为阴性。CNN报道图片曼谷邮报报道图片接下来,更令人惊讶的事情再次发生。

九位印度学者在英国《大自然医学》 (NatureMedicine)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Uncannysimilarityofuniqueinsertsinthe2019-nCoVspikeproteintoHIV-1gp120andGag》,称他们在SARS-CoV-2的S蛋白中发现了四个置入片段,是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和其他冠状病毒所独有的,这篇论文发表于1月31日,应该写得比之前更早。就他们对武汉SARS-CoV-2身份的研究而言,他们应该与我们中方有着密切的了解,否则他们的病毒研究就无从谈起。 而且很有可能在这篇论文发表之前,他们已经和我国的研究专家进行了了解性的询问和交流,给了我们一些在3月份这篇论文发表之前使用克伦特罗对抗SARS-CoV-2的思路。

即便如此,我们还是不避讳中国专家找出这种病毒基因结构的特殊性。是因为中国专家比印度更早发现病毒的艾滋病成分,还是印度在发表这篇论文前在友谊中告诉中国,使得中国北京地坛医院需要对症下药?我们不知道。

但无论如何,针对武汉的肺炎,中国和泰国艾化疗的外用药,美国伦德西韦化疗药物的研发,都证明了印度学者在SARS-CoV-2中发现HIV基因是一个漫长而具体的事实,任何想要坚持这个事实的众说纷纭,都是强词夺理的f * * *王逻辑,就是要抛公众的脚去盖住女人的脚。非常非常简单,硬事实比不上一切花言巧语!而我们的病毒学专家至少不仅仅是史。他们不会在未来的研究中证明一切。当然,现实地公布这个结果也要避免一些政治或利益集团无法排除的障碍。

但是,如果未来的神秘让我们大众甚至有一天无法在这种病毒中解开它,那么我们就不应该忘记我们亲身经历的一切。现在现实的答案已经明确的放在这里了,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问题,不需要我们花大力气去解决。未来,在充满反对竞争的不公平国际社会背景下,用病毒学家的所谓研究成果来证明我们的猜测和歧视,很可能是不可信的,因为在这个问题上的反对早已昭然若揭,再加上一些胁迫或政治考量的逼迫,我们的病毒学家再也无法向我们解释现实了。

你看,原本持中立立场的九位印度学者,拿着分寸(本质上是怕了,闻到了这件事的血腥味),退回了一篇自己辛辛苦苦写的论文。难道不是灭绝的信号吗?中国的问题给不相干的印度学者造成了困扰,甚至在堪称科学无国界、以权利为目的的世界学术界,他们也有公开发表不同观点的权利。俗话说“骡子出来散步”,但他们封闭了这个地方散步,只让骡子扮马散步。

涉及科学和政治吗?关键时刻,其政治的幻影凸显。谁强谁弱,也在此时闻见。不吃蝙蝠是中国人的事。

发现蝙蝠病毒也是中国人的事,跟印度有关,但说明这种病毒的基因构成是禁忌。这一发现并没有说明是谁在这种病毒中播下了艾滋病的种子,这意味着由于其发现和分析与中国权威科学家石提出的“病毒来自自然界的蝙蝠”的观点不同,手稿不得不被撤回。

石太得意了。她是世界病毒学大师。她一言不发。

谁不同意她,就会有无数美国著名专家跳出来和她说话。不仅专家们争她的对讲机,就连王安忆的解说也在不停地为她请罪。好一张脸!这一次,美国仍然批评和取笑中国。相反,它集体出来为我们的专家抱怨,捍卫他们的精神和学术权威。

太骄傲了!(三)美国有没有研发出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从微生物学家吴小华的披露中,我们知道人工制造一种新病毒并不困难。中国生物研究生百分之八十都可以,但只是一种手工。

所以,就史团队在国内的研究水平而言,以2015年菊蝠和SARS病毒诞生的新型冠状病毒为基础,对HIV进行图谱构建是可能的。当然,美国也需要这么做。但是,相比中国,美国没有更大的指责。

首先,这个病毒研究项目是美国发起的,史的团队只是应邀合作获取完整的病毒样本。虽然史也把SARS病毒的基因段据为美国的排异反应,并成功寻找到免疫系统的电源来关闭对人体的反击,但仍不能说现在的武汉冠状病毒一定是当年史生产的病毒。当然,石也无法逃脱的这种猜测。

其次,根据美国公布的消息,他们在2014年10月暂停了这项研究的联邦资助。但是从美国没有大量的生化实验室来看,美国会因为国内人员的认可而驳回这项研究,当然会充分利用其成果。当年美国转基因研究在战后是个没用的地方,因为不愿意草甘膦在越南战场上得到广泛应用。

于是,对转基因作物的假研究被称为,为一般人所用,转民用,可以控制全球农业,让美国的高盛和孟山都大发横财,一举两得。与欧洲不同,美国几乎抛弃了祖先高尚的利他情怀,对整个世界坚决鼓吹以自我为中心的利己主义和实用主义。所以不会纵容日本731战犯,推动生化武器的研究;然后是像高盛和孟山都这样的邪恶公司。

最可笑的是,美国利用自己的先进技术,禁止其他国家进行这方面的研究,谁研究谁就打谁。而且还讲了很多国家制定了反生化武器公约,理由很充分。所以,自从世界产生以来,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比美国更被痛骂!按常理来说,如果你想去一个有生化武器的国家,再清洗一下自己的门,但他非但没有丝毫愧疚,反而要了一瓶洗衣粉溶剂,意思是把鹿变成马,成功地动员了美国人民。

美国人的逻辑在恐慌中也感到有点胆怯。更可气的是,现在他居然还不能沾沾自喜地公布这个秘密,并且不利用它来加强它进入盒子的底部。

当然,这是因为他的损失早就失去了打击的力量。时势变了之后,这就是他再一次炫耀和恫吓敌人的法宝。你看,一瓶洗衣粉溶剂,不掏枪不掏炸弹就引发了战争。这真的很简单!只有称霸世界的美国才需要把战争当儿戏!很难形容它的傲慢和自满!所以就美国一直以来而言,这个实验绝不会因为某些科学家的阻挠而戛然而止,肯定会继续被大力研究。

如果美国想在幕后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出于安全考虑,大多会涉及中国人员,并不会降低泄露风险。所以作者推断,重新加入SARS-CoV-2和重新加入HIV基因大部分是美国做的。但是,SARS-CoV-2中的HIV成分并不是我们最担心的,我们最担心的是担心病毒中还含有我们中国人基因特有的成分。

重新加入艾滋病毒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但这只是为了降低病毒的毒性。这是一种适用于任何人和任何人群的广谱病毒。

中国人能抓,日本人能抓,欧美人也能抓。但如果加上基因组合,情况几乎会逆转,只可能是特定人群被感染。

对中国基因的研究已经在美国开始,利用了中国的幼稚和不知情。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mainland China出现了许多中美合作的人体实验项目。

难得的手段是美国研究机构借钱,中国留学生回国在中国人中间进行人体实验,然后把实验得到的血清或DNA样本带回美国进行研究。90年代初,美国提供北京和河北100岁以上中国人的血样,送回美国研究。

1995年,一个上午 一家美国机构印象深刻。然后由美国联邦政府资助,美国体质健康研究所支持,美国杜克大学实施,计划从1998年到2003年在中国22个省市采集1万名中国老年人的血样,对中国老年人进行基因研究。对于这项活动,美国也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支持。

几年前,美国开展了一项医学检测活动,在几个月内采集美国50岁以上纯种中国人的血样。后来,人们发现这些测试都开始对他们进行基因测试。当人们批评这件事时,美国官员和医疗机构没有给出任何解释。十七年前,非典是最不为人知的。

从世卫组织灾后统计报告中可以看出,在整个非典疫情期间,全球约有8437例非典病毒感染病例,这意味着中国(包括港澳台)的病毒感染人数超过了令人难以置信的7764例,占令人难以置信的92%。华人、新加坡人(华裔美国人国家)、华裔美国人、越南人,以及疫情中所有的感染者共同包围了一个特定的人类群体:享有最独特的“O-M175”基因群的汉族人。要说非典传染性很强,中国是寄予了很大希望的,现在还有7000多人感染病毒,这意味着每年都有一种没有非典传染性的H1N1流感病毒把美国虐死,每年说不到几千人,就是几万甚至低到5、6万人左右。

然而,在非典期间,美国意味着75人感染了病毒,75名患者都是中国人。随后,非典专家组组长徐德忠和北大研究生佟增都撰文回应了SARSCoV所谓的自然方式(比如基因技术),非典可能是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那么,鉴于SARS-CoV-2与SARS病毒的巨大相似性,我们完全有理由猜测SARS-CoV-2仍然是美国所为,很有可能是美国使用的基因武器。

不管是不是基因武器,最终还是要等事件本身的发展。好吧,让我们拭目以待。多猜也不是坏事。

你猜什么顶多就是虚惊一场,什么都丢不了。并且傻傻地,兴高采烈地相信一切,也许,生命会随着硝烟转瞬间逝去。你不说你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沉醉于眼前的荣华富贵,却又忍不住分崩离析。消灭弱肉强食的规律,不是我们民族一厢情愿就能改变的。

任何时候,即使在我们软弱之后,也不能掉以轻心。虽然我们不能用这种强盗逻辑来进行世界,但总有一天要有一颗为人民辩护的心。

(4)中毒的真正凶手是谁?现在我们继续认为谁是新型冠状病毒的制造者,然后探讨新型冠状病毒的投资者是谁的话题。如果制造商是我们自己,那么这个病毒的投掷者可能就是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如果制造商是另一方,那么这次病毒的投掷者是相当大的,很可能是美国。

当然,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也无法避免与美国勾结不会中毒的猜测。谁让他们来来去去这么近的?另外,根据传播的地理位置,武汉SARS-CoV-2为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不大。从地图上看,武汉病毒研究所和病毒源头所谓的华南海鲜市场之间有一条12公里的直线距离,隔一年就有一条河。

如果没有人为因素,只是泄密,那就没有意义了。所以人类输入这种病毒的可能性是相当大的。为什么除了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投资方有可能是美国?目前只有美国牵头中国开展新型冠状病毒人工生产的研究,包括石等14位中美科学家2015年的论文《一个类似于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表明了人类经常出现的可能性》(英文命名为《ASARS-likeclusterofcirculatingbatcoronavirusesshowspotentialforhumanemergence》)和医学专家DeclanButler的论文《蝙蝠工程病毒引起有关风险研究的争辩》就证明了这一点。

德兰巴特勒(Delan Butler)在那篇论文中说,“2014年10月,美国政府停止了对这种病毒研究的联邦资助”,但研究本质上并没有中止。不然他为什么会在2015年11月9日在世界权威医学期刊《大自然医学》上发表论文结果?按照美国历史上一直表现出来的,这样的微生物学研究成果绝不会因为道德而被抛弃,肯定会打着“暂停研究”的幌子偷偷进行。之所以要打“暂停研究”的幌子,是为了让外界暂停和阻碍,让其他国家不要觊觎这项研究,这对美国未来的优势来说太大了。二战后,美国纵容731部队的日本战犯,将这些战犯遣返美国,使其免受惩罚,被美国利用,从而使美国成为战后世界上唯一享有生化武器的国家。

这就是聪明的美式风格!从最近的媒体报道来看,很多美国科学家在2015年的论文中尽可能的站在了石一边,淡化了她的贡献。此外,施还深深沉浸在网上盛传的《六安爱史评论》中,专门劝施要“有压力”,“不要自杀”。

这些做法长期以来违反了美国的常识。按照美国的常规做法,中国人经常有这种事。美国应该把所有责任推给史,就像栽赃华为一样。结果往往是自己承担责任,想方设法为师告白。

当然,石头和美国皮肤的婚姻关系也有相关因素。如果石头露出来了,美国跑不掉,窝底下还有蛋?我觉得,美国为了应对这一事件,制定了几个方案:一是讽刺中国人,把祸源指向菊蝠;二是在纸包不住火的情况下,石自杀,慌忙隐瞒自己的阴谋;第三,装扮成一个善良的天使来拯救我们,让我们和他友好相处,督促我们下定决心消灭反美情绪,并对其进行猛烈的攻击。美国人感叹自己多聪明!但是越是突出,越是指责贼喊捉贼,却做贼心虚!结论央视资深记者李德琼说:“中国人的可笑之处在于,一个科研团队怎么能研究这样一种低风险的病毒而不受国家控制?(来源:昆仑政策网,改编自《秦顺宁101》)原文链接:http://www.szhgh.com/Article/tougao/202002/223831.|yabo官网。

本文来源:yabo官网-www.adbne.com

标签:yabo官网 yabo官方

奇闻趣事排行

奇闻趣事精选

奇闻趣事推荐